畫家黃永玉人品 黃永玉真心對人朋友多 - 佳人女性網

    <samp id="39i6v"><dfn id="39i6v"></dfn></samp>
      1. <xmp id="39i6v"></xmp><progress id="39i6v"><div id="39i6v"></div></progress>
          1. <progress id="39i6v"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39i6v"><div id="39i6v"><td id="39i6v"></td></div></tbody>

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美容 > 美發

                  畫家黃永玉人品 黃永玉真心對人朋友多

                  2017-06-17 14:58:27互聯網責編:實習
                  著名畫家黃永玉,不下館子,不會喝酒交際,他的伙食經常是辣子加大米飯。但是,因為他能以真心對人,把朋友二字的分量看得很重,他在幾十年里與朋友相濡以沫、彼此信任,一起經歷人生,感受生活,所以他的各路朋友很多。 黃永玉與沈從文之間的關系非同一般,他們都是

                    著名畫家黃永玉,不下館子,不會喝酒交際,他的伙食經常是辣子加大米飯。但是,因為他能以真心對人,把朋友二字的分量看得很重,他在幾十年里與朋友相濡以沫、彼此信任,一起經歷人生,感受生活,所以他的各路朋友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黃永玉與沈從文之間的關系非同一般,他們都是從鳳凰走出來的,他們既是老鄉,也是親戚,黃永玉一直喊沈從文為表叔。在黃永玉的回憶文字中,沈從文是被提及最多的人。20世紀40年代,在上海工作的沈從文從友人處得知黃永玉也在上海,就叫友人帶黃永玉與自己相見。叔侄見面后,歡喜至極。沈從文親切地對黃永玉說:“你才二十出頭,初來上海謀生不容易,我擔心你不會照料自己,也擔心你與上海灘的電影明星鬼混而掏空了身子, 你要謹慎謙恭,好生為之哦!當然,我相信你能搞得好。”沈從文當年不僅本人欣賞與喜愛黃永玉的木刻,還向他的文化界朋友和學生積極推薦,希望他們予以幫助和支持。黃永玉當時剛走進上海,沈從文的舉薦無疑豐富了黃永玉的文化人脈,對其擴大知名度以及事業的發展,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黃永玉最初發作品時,還是用本名“黃永裕”, 是沈從文建議改為“黃永玉”。 一天,黃永玉來到表叔沈從文的住處,看望沈從文。沈從文問了一下黃永玉的近況后,笑著說:“今天,我想幫你把名字改一下,不知你可同意?我想把‘永裕’ 改叫‘永玉’ 。‘ 永裕’ 不過是小康富裕,只適合于一個布店老板而已。‘永玉’則不同,永遠光澤亮麗,明透動人。”黃永玉聽了,深感這是表叔對自己未來寄予了厚望,心里很感動,高興地說:“表叔把我的名字改得好,我完全同意!”。從此,“黃永玉”沿用至今。黃永玉對沈從文的感情無比真摯,在好多事情上,幾乎達到了言聽計從的地步。他視沈從文為長輩,也為師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黃永玉一向把錢鐘書視為中國最有學問的人,遇到難題,總要向錢鐘書討教。不過,他深知,時間對錢鐘書來講,是極其寶貴的。因此,不到萬不得已,黃永玉是不打攪錢鐘書的。就連送家鄉新鮮特產給住在同一個院內的錢鐘書,也只寫上個字條,再敲敲門,不等與錢家人相見,轉身就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黃永玉對錢鐘書十分真誠,尤其注重尊重他與他的家人,知道他時間寶貴,黃永玉從不隨意驚動他,好讓他一門心思地做學問。黃永玉與錢鐘書的友誼,一直建立在文人相重而不是文人相輕的基礎上。他待錢鐘書以真以誠,看重錢鐘書,錢鐘書自然也以真以誠看重他來回報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黃永玉一生與書法家黃苗子是好友,他們之間的牢不可破的友誼,是黃永玉討債“討”來的。20世紀40年代,黃永玉在上海辦個人畫展,黃苗子夫婦欣然前去觀展。觀賞中,他們看上了黃永玉的一幅畫,買下了。黃苗子說自己所帶的錢不夠,等我回到南京家中把錢如數匯過來。黃永玉見是熟人又是友人,就滿口同意了。但過了很久,黃永玉也不見黃苗子匯錢過來。此時的黃永玉經濟上捉襟見肘,生活上陷于困境。于是,他來到南京,向黃苗子追錢。黃永玉一見黃苗子,劈頭就生氣地說:“為人也得講個信用,我等你匯錢,你怎么這樣長的時間也不匯呀,你想賴賬啊?你還是正人君子嗎?”面對自己食言,黃苗子自覺理虧,便羞慚地向黃永玉致歉,連聲說:“對不起,對不起,真的對不起!請你諒解兄弟一次。好嗎?日久見人心,此后我會厚待老弟的。”黃永玉本來有一肚子氣,見黃苗子真誠地道歉,氣也就慢慢消了。黃苗子付了畫錢,又盛情款待黃永玉。通過這次的債務追討,兩個人都覺得對方有君子之風,這樣,他們日后友情漸深,成為生死之交。
                    不打不相識。黃永玉與黃苗子的深情厚誼是“討”出來的。通過討債,雙方都發現了各自的特性,黃永玉直爽,胸無城府;黃苗子心地坦蕩,勇于認錯改錯。因此使兩個人的友誼能如松柏長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黃永玉與金庸也有著非同尋常的朋友關系,但在畫價上卻與金庸較真。黃永玉最不愿意別人在購畫時討價還價。他曾寫過一則“啟事”, 說自己歡迎人前來購畫,又說價格合理,又說畫、書法一律以現金交易,嚴禁攀親套交情陋習。還說當場按件論價,鐵價不二,一言既出,駟馬難追。黃永玉作了一幅大畫,叫《春江花月夜》,畫的是沱江的夜景。畫面色彩斑斕,秀色可餐。有記者不信沱江有如此美麗的夜景。于是,就去實地考察,夜景的確如畫中所畫的那樣美麗。此畫定價一百萬元,被金庸定購。受金庸所托,前來購畫者說:“金庸是你的朋友,您能否優惠一點呢?”黃永玉回答得很干脆:“朋友歸朋友,畫價歸畫價,無優惠之理!”“你以為畫是那么好畫的嗎?我記得畫家范曾寫詩云:‘平生作畫千千萬,抽筋折骨亦堪憐。’我作這幅畫,是好不容易的!”來者聽后默然。黃永玉對待金庸,很剛直,很實在,口無遮攔,爽快坦誠,如此待友,當然能讓金庸覺得黃永玉可信可交。

                 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