俄羅斯網友評論東干人 中亞俄羅斯族的命運 - 佳人女性網

    <samp id="39i6v"><dfn id="39i6v"></dfn></samp>
      1. <xmp id="39i6v"></xmp><progress id="39i6v"><div id="39i6v"></div></progress>
          1. <progress id="39i6v"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39i6v"><div id="39i6v"><td id="39i6v"></td></div></tbody>

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情感 > 夫妻生活

                  俄羅斯網友評論東干人 中亞俄羅斯族的命運

                  2017-10-20 18:54:50互聯網責編:實習
                  在100多年時間里,中亞俄羅斯族群的形成是一個自然和人為的雙重進程。1991年以后,人們發現:中亞還有大量俄羅斯族——“帝國”的遺民們。他們的境遇和命運,是學者和政治家口頭、筆下活躍的話題,成為俄羅斯、中亞乃至所有后蘇聯國家中大政治的一部分。 不久前爆

                  在100多年時間里,中亞俄羅斯族群的形成是一個自然和人為的雙重進程。1991年以后,人們發現:中亞還有大量俄羅斯族——“帝國”的遺民們。他們的境遇和命運,是學者和政治家口頭、筆下活躍的話題,成為俄羅斯、中亞乃至所有后蘇聯國家中大政治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久前爆發的俄、格沖突,引起中亞學界和政界人士關注;有人甚至擔心:俄羅斯開了一個先例:借口保護俄僑而入侵相關國家。中亞俄羅斯族問題的微妙性,也進一步凸顯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中亞俄羅斯族的遷移

                  早在16世紀末,就有一些俄羅斯人來到中亞北部,但其大規模移民是從19世紀下半期開始的。當時,帝俄軍隊剛剛征服中亞不久,就有大批俄內地農民要求遷居中亞。他們隱約覺得,國家會為自己報銷路費或給某種優惠。俄國史學家克柳切夫斯基說:斯拉夫人像候鳥一樣四處遷徙。這種自發的“民間殖民”,某種意義上鞏固了俄軍的軍事征服成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世紀上半葉及中期,俄羅斯族向中亞移民經歷了四波浪潮:1920年代,蘇俄內戰和歐俄遭遇大饑荒,許多人逃難到中亞。1930年代,蘇聯工業化進程開始,大批俄羅斯族來到中亞,發展當地工業;與此同時,“大清洗”也迫使許多俄羅斯族到中亞。1941年衛國戰爭爆發后,歐俄的工廠和人員疏散到中亞和西伯利亞,繼續運轉并支持前線,蘇聯的經濟地理布局發生深刻變化。1950、1960年代,赫魯曉夫發起了開發處女地的運動。許多俄羅斯族移民來到中亞,建起工廠、學校、劇院、運河、水庫等,改變了中亞的社會面貌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是到1960年代,俄羅斯族人口開始回流。1968年,許多俄羅斯族離開哈薩克斯坦,進入1970年代,其他中亞國家的俄羅斯族也陸續離開。原因是中亞當地居民的出生率太高,發生了所謂“人口爆炸”,引起就業困難、經濟增速放緩,對來自歐俄的高技術人才需求減少。而且,隨著中亞民族的傳統復興,當地人與俄羅斯族矛盾激化。1980年代,隨著戈爾巴喬夫“改革”,各共和國都通過了《國語法》,當地人的民族主義上升,吉爾吉斯、塔吉克、烏茲別克斯坦等國甚至還爆發了民族沖突,而俄羅斯族常常成為沖突的受害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91年前后,中亞俄羅斯族爆發了移民潮,一直持續到1990年代中期。主要原因是所有中亞國家都存在經濟問題,這些年輕國家沒有建國經驗,當地居民生活貧困、失業率高。另外,中亞社會泛濫的家族政治模式,對于非本地民族有著顯然的歧視。由于俄語的教育、文化、信息空間不斷受到擠壓,俄羅斯族感到自己的子女生活在這樣的國家中將毫無前途,被迫前往俄羅斯尋求出路。1991年到1999年,俄羅斯接收了300萬俄羅斯族人、24萬烏克蘭人、3萬多白俄羅斯人,其中2/3以上有勞動能力,一半以上都受過中高等教育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20世紀末開始,俄羅斯族的大規模移民潮已不多見。一方面,想走的多數已經走了;同時,中亞國家的經濟、政治局勢逐步好轉。但俄羅斯族的人口仍持續減少,截至2006年,俄羅斯族在哈薩克僅剩397.3萬人,在烏茲別克為1 00萬人,在吉爾吉斯為47萬人,在土庫曼估計在9萬到10萬之間,在塔吉克則為4.5萬到5萬人。到2007年初,中亞俄羅斯族估計在500萬到550萬人。與蘇聯時代比,留在中亞的大約是60%,40%已經離開。

                  獨立初期的反俄民族歧視

                  中亞是境外俄羅斯族的主要聚居區,僅次于烏克蘭。大多數中亞俄羅斯族居住在哈、烏、吉三國,塔吉克和土庫曼斯坦的俄羅斯族不斷減少,且多為退休者或臨近退休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獨立過程中,中亞社會被動員起來,來自邊遠地區的人口浪潮般擁入阿拉木圖、比什凱克等城市。他們理直氣壯地爭奪住房、首都郊區的土地以及政府機關中的職位。他們都懷著信念:俄羅斯人是前殖民者,因此,應該剝奪那些之前的“剝奪者”,讓主體民族當家作主,填充他們留下的真空。這些人群往往“俄羅斯化”程度低,多半不會說俄語,或說得像外國人一樣蹩腳。大批人口急速擁入城市,導致資源緊張、就業艱難、犯罪率升高,引發族群矛盾。一些極端者在街頭公開謾罵、侮辱、甚至毆打經過的俄羅斯族,對他們喊:滾回你們的國家吧!包括俄羅斯族在內的歐裔——猶太人、烏克蘭人、希臘人、日耳曼人等面臨去留抉擇,命運難卜。多數人的心理、意志都不夠堅強,只好選擇“滾回”自己的國家(俄羅斯、德國、以色列等);也有許多俄羅斯族人是“神經戰”中的堅強者,他們留下來,成為“帝國的遺民們”。排擠的做法并非政府鼓勵,但卻對建國不久的政府不無裨益;而為長久計,必須加以制止,以挽留這些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口,為新國家服務。所以,中亞領導人后來采取措施禁止民族歧視和排擠,但是,各種有形無形的排斥和清洗已經發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留下來的俄羅斯族,或主動或被動地將自己的命運與新國家聯系在一起,成為少數民族。盡管多數新獨立國家的憲法、法律都規定各民族平等,但是,各國都不斷采取措施,推進和強化“民族化”進程(如規定民族語言為國語,在各方面“去俄羅斯化”等)——中亞國家的民族和國家的形成過程至今并未終結,其間,俄羅斯族最敏感,心理壓力巨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些老弱者無力回到俄羅斯,成為真正的社會弱勢群體。在經濟惡化時,他們喪失社會保障,養老金都難得及時領取,走向淪落,被迫操一些不體面的生計:拾荒等。他們仍有蘇聯時的淳樸民風,會在外國人問路時,不遠三里、五里將問路者送到目的地;會在公車上旁若無人地絮叨、抱怨、發牢騷,痛斥世風日下,然后突然高喊:讓斯大林站起來!

                  或許,留下來的俄羅斯族在心理和道義上的收獲,是他們一朝經歷了作為少數民族的艱難,因此,更容易與其他早年流落中亞的“非主體民族”(東干人、朝鮮人、韃靼人等)找到共同語言。在中亞這個民族陳列館里,他們學會了更平等地看待其他少數族群。

                 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